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视窗

班主任当起了“老娘舅” 让学生和家长冰释前嫌

时间:2019-05-07 18:55:24  来源:  作者:
  “我中考没考好,爸爸一个月没跟我说话,我难受得都想自杀了。”“你一回家连话都不跟我们说,就把房门一关,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。”……5月1日晚,在衢州一中心理辅导室里,一场特殊的亲子关系调解会正在进行,在班主任谌涛的引导下,高一学生小玲(化名)和父母袒露心扉,面对面说出对对方的不满,互相解释。
  
  “爸爸怎么会不爱你呢?”“我真的很在乎你们,但我经常不知道怎么跟你们沟通。”一家三口从相互指责对方,相互解释积怨的成因,到在班主任和心理老师的见证下,一家三口冰释前嫌相拥痛哭。
  
  这是衢州一中在班级管理中引入心理教育专业力量,由班主任搭建亲子面对面沟通桥梁的尝试,谌涛把这一做法称为班主任当“老娘舅”。
  
  学生情绪低落  一查饭卡,班主任吓出一身冷汗
  
  半个月前,谌涛发现班里的小玲一直精神不振,该吃晚饭的时间却趴在桌子上,情绪低落,面容憔悴,问她为何不去吃饭,她说不饿,不想吃。觉得情况不对的谌涛,到学校食堂查看小玲的食堂消费刷卡记录,一查吓出一身冷汗:近半个月,小玲每天都只吃一顿午饭。
  
  多次谈心后,小玲终于向谌涛透露了自己的心声:考试考得好家长就什么都不说,考得不好就是一顿骂,中考成绩不理想,爸爸一个月没理她;总说我花了那么多钱,又不会读书,随你以后考得怎么样;总是学习学习,我感觉我就是个学习的机器。“他们不爱我,看不起我,我不想理他们。”小玲说。
  
  了解情况后,谌涛找到了小玲的家长,结果家长对小玲也是满腹怨气。“我明显感觉到了家长也是一肚子委屈,本来想好的给家长的建议,也没说出口。”谌涛想到,既然双方都有怨气,何不面对面说出来?
  
  “既然双方很少沟通,我们何不搭建一个沟通的桥梁?”谌涛把这些想法告诉了学校的心理辅导教师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周莉莉,两人合计,征得学生和家长同意后,决定为他们举行一场面对面的亲子关系协调会。
  
  协调会前周莉莉先对学生进行了心理疏导,还提前引导学生和家长准备自己在协调会上说些什么,怎么说。“要引导他们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,真诚沟通,有时候我们总是会因为一两句话没表达好造成误会。”周莉莉说。
  
  这场亲子关系调解会上,除了学生和家长三人的真情沟通外,“老娘舅”班主任谌涛一直在许多关键时刻引导双方“好好说话”,心理老师周莉莉也不时给出专业建议。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调解会,谌涛准备了近两个星期。
  
  从怨气发泄到真情告白  这是一场亲子间关于爱的真诚沟通
  
  “我跟你们打电话说我病了很难受,你们觉得我是无理取闹,叫我到学校医务室弄点药吃吃算了。还有我中考没考好,爸爸一整个月没跟我说话,知不知道我当时特别难受,难受得都想自杀了。考试考得好什么都不说,没考好二话不说就骂,还砸了我电脑。”
  
  “你回家也不跟我们说话,把房门一关,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。”
  
  “我觉得你们一点都不爱我,看不起我。”
  
  “爸爸怎么会不爱你呢?”……
  
  心理辅导室里,小玲和父母互相倾诉着对对方的怨气,气氛一度剑拔弩张。可当双方解释自己如此表现的原因,了解到对方的想法时,心里那根关于爱的弦被柔柔地拨动着。
  
  “不知道你记不记得,小时候你出了一次车祸,当时爸爸抱着你一直哭。”小玲爸爸说起往事忍不住哽咽,“生气砸掉了你的电脑,中考没考好没理你,是爸爸的不好,爸爸向你道歉,在心里爸爸一直是爱你的。”
  
  “有一次,爸爸因为痛风已经不能下床走路了,还是坚持开车送我上学,路上我看到他疼得直冒汗。”小玲也想起爸爸那些让她感动的时刻。
  
  调解会上,有怨气的倾述、有解释、有道歉、有心理教师的专业建议,更有父母与女儿之间的真情告白。调解结束,走出心理辅导室,小玲挽起了爸爸的手,有说有笑地陪爸爸逛了一圈校园。“今天我们说的话比过去一年还多,女儿已经有一年多没挽过我的手了。”小玲爸爸偷偷地抹眼泪。
  
  搭建直接沟通的桥梁  比给出建议更重要
  
  这已经不是谌涛第一次当“老娘舅”了。学期初时,班里一名同学因为分零食的事和同寝室的另一名同学发生矛盾,好几天没讲话。谌涛发现后,将两名同学同时叫来,先不做评判,让双方说出自己的怨气,再各自说出一件对方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事,再各自对这件事做个自我剖析,最后两位同学消除误解,握手言和。
  
  “其实父母和子女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矛盾,彼此的感情很深,产生了隔阂,搭建直接沟通的桥梁,比给出建议更重要。”谌涛说,以往班主任们发现了类似问题,一般都是以一个居高临下的指导者的形象存在,告诉学生应该怎么做,告诉家长怎么做,这些建议能否有效、家长学生会不会去,效果怎么样,也很少跟踪。
  
  俗话说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亲子关系中谁对谁错,很难分清楚,也很难评判,班主任当“老娘舅”就是班主任在协调亲子关系中不做评判、不做指导,发挥一个居中的桥梁作用,引导双方面对面在倾述、倾听中冰释怨气、感受真情、自我反思。
  
  衢州一中政教处副主任帅焰兵对此颇有感悟,家长与子女之间的有效沟通,对于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。其实家长与学生之间并无实质性矛盾,许多话,说开了,误解就消除了,关键是很多时候,不是不想说、不是不愿说,却总是碍于“面子”,班主任当“老娘舅”,正是打破了沟通的“窗户纸”。
  
  “青春期的学生不愿意与家长沟通的现象还是比较常见的,班主任搭建亲子之间直接沟通的桥梁,班主任当‘老娘舅’是一种非常有益的尝试,我们将深入研究和推广。”衢州一中校长徐衍昌表示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Copyright www.qzxqj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衢州西区管委会